【转自4399动漫】

暖木:据说岸本和尾田的对话持续了4个多小时的时间,果然是基友,聊这么久也是够了。访谈内容在火影展的《道之书》上比较完整,有13页之多,其他风、雷之书等也有部分节选。其实说白了就是两个基友相互吹捧啦,看看就好。

对谈的部分翻译其实4月就有了,这里为大家简单整合一下。鉴于内容比较多,看完估计比较费眼,所以第一页为整个访谈的内容概述,后面为具体的对话内容,有兴趣的可以继续读下去,否则读读概述就可以了。

感谢6980670、lawofueki等翻译工作。


尾田荣一郎×岸本齐史世纪对话-时光虫

尾田荣一郎×岸本齐史对话概述:

尾田即便为了转换心情而外出,也没办法想到好的点子。不过岸本因为自己在连载的时期很难跟孩子一起吃饭,因此非常羡慕尾田。他这个人只要稍微离开书桌一会儿就会有种坐立不安的感觉。

之前尾田在绘制OP×火影的那张扉页时,曾经是想将不少彩蛋一直隐藏下去的,没想到立刻就被读者们识破了。但岸本自己却是在弟弟打电话来说:“你把后面那个菜单仔细看一下”,结果才发现了秘密。

那张扉页上面路飞在吃拉面,而鸣人在吃肉,不过按照尾田的说法,这个肉可是路飞让给鸣人的。因此这算是大酬宾了233。

那一集的标题叫做“笑容”,对此岸本非常感动。而尾田原本是准备在各种背景当中加入火影标志的,并且还想着在路飞脸上画上鸣人那样的线条,不过当时还是在讲述罗的回忆篇,因此没办法实现了。

火影的最后一集里,鸣人他们的火影岩石上绘制了草帽一行人的标志,不过关于这个,岸本事先跟尾田取得过联系。并且问:“因为是设定为孩子的涂鸦,所以我能绘制上草帽一行人的标志吗?”对此尾田自己觉得没有任何问题,但是考虑到是最后一集,因此还曾经担任火影粉丝会不会生气。

尾田说,由于漫画家们都给人“在一个杂志上竞争”的感觉,所以很多人觉得漫画家是不能互相做朋友的,但是完全没有这种事情。他们在私生活当中也有来往。

尾田比岸本早2年开始连载,因此岸本对于尾田的印象就是“大老师”。他一开始称呼对方为“尾田老师”,但是尾田表示:“绝对不要喊我尾田老师”。因为对于他而言,岸本跟自己是一个年纪的人,所以自己绝对不能被称作“老师”。

尾田从新人时期开始就意识到了岸本的存在。他觉得对方画工很棒,而且跟自己都属于“龟仙流”的流派,因此一开始摆出了跟对方决战的姿态。然而,真的见到岸本之后,觉得是个温柔优秀的人,于是觉得胜负啥的也无关紧要了。

双方都能体会对方的辛苦,这一点很棒。在不开心的时候,选择跟谁倾诉非常重要。而站在同样立场的岸本一旦说“我懂的”,那么尾田觉得对方是真正懂自己。

能够跟火影竞争是很棒的。OP在周刊连载当中并没有胜过火影,再加上世界范围内还是火影更加有人气,因此尾田也会感到不甘心。但这种不甘心非常宝贵。

而JUMP当中之所以能够允许两部打斗幻想漫画 存在,也是因为岸本的火影跟尾田的OP并没有重合的地方。例如说路飞给人红色的印象,但是火影里面却完全不会给人这样的感觉。不过如果说岸本比自己更早地连载,那么尾田还是会试着挑战红色的。

龙珠即便在连载5年之后依然能够给读者强烈印象。而尾田为了跟龙珠不同,强调了作品“不是打斗题材,而是冒险题材”的印象。

因为OP讲述了冒险浪漫故事,因此岸本在火影当中就没有让角色去冒险,而是每次都会返回家乡。此外,因为OP不断增加伙伴的关系,所以火影是从一开始就让大家都在一起了。这也形成了差异。

香吉士原本的名字是鸣人,而在火影刚开始连载的瞬间,尾田就意识到这会是长期连载作品,所以急急忙忙地改了名字。

岸本则表示,如果香吉士那个名字先出来的话,那么会把鸣人的名字改成“面码”或者“品竹”。

在路飞使用巨人枪的时候,因为跟丁次的技能重复了,所以尾田事先跟岸本说:“有些重复了,抱歉”。而岸本则觉得没必要在意的。

岸本说,如果有人认为火影跟OP相似了,那么自己就毫无胜算了。

尾田却认为“岸本先生不管绘制什么都非常棒”。他本身很喜欢岸本那种比较朴素的色彩,但是OP毕竟是少年漫画,所以只能被迫用原色了。这方面的改变很痛苦。

岸本则认为,尾田的颜色用法非常难,无法模仿。他从来没在其他地方看过这样的颜色用法。

尾田觉得好看的画面虽然绘制起来很难,但是看到成品觉得再幸福不过了。读者也会很开心,所以无论花费多少天,也希望把原稿加工好。

尾田说,现在用电脑画画的人增多了,因此今后像是火影忍者展这样的活动会减少吧。他很喜欢火影角色中的李洛克跟阿凯老师。从人设而言喜欢再不斩。

OP里面,每次篇章结束后那种愉快的剧情让他绘制起来也非常开心,但是要走到那一步也都是经历了大战的,现在他也在进行各种各样的构思。

岸本接下来的漫画想要尝试科幻作品。因为他喜欢云,所以想在空中飞。他非常羡慕OP的空岛篇。对此询问过尾田好多次。

尾田通常在认识的作家结束连载之后会说:“快点回来啊。”但是对于连载了15年的岸本,他却说不出这种话来。

尾田荣一郎×岸本齐史对话 part1

尾田荣一郎×岸本齐史世纪对话-时光虫

——首先感谢您过去十五年的辛苦工作,岸本老师。

AB:我的荣幸。当一切完成时我感觉有点被解放了。但我仍然很忙,有火影展出和很多访谈,还有我正在筹备的电影。我原先以为会有更多空闲时间。(笑)

WT:上次我看到你的时候,正好在火影画完的时候,你是不是说“现在对我来说天空看起来有点不一样了”?

AB:是的确实,它看起来更明亮了,蓝天?(笑)

WT:那对我来说还没有,我这儿天看起来还有点暗。(小)

AB:一切都变了。就连水对我来说喝起来也不一样了。但我前几天还在筹备电影脚本,然后我想到,嘿,也许我不需要在我办公室里做这,所以我试着去散了散步,但我就是没办法完成很多进度。

WT:是啊,外面很艰辛。有时候我会走出去试着改变一下步调,但我从没有在外面的时候想到一个好点子、

AB:当我走到外面去的时候,感觉所有的那些商店都在争相吸引我的注意力。我看到一个餐厅的标识,然后我想,”恩,特许我该进去然后看看。“你知道吗?或者像,就在前些天,我和我的孩子们看了个很有趣的电影。在那之后我们就拿了些事物然后愉快地交谈。

WT:那不错,我希望我也能那么做(笑)。当你在画一个连载漫画的时候,很难得到休假是吧?像我,我离开自己的桌子越久,就越焦躁不安。

AB:基本上来说我也这样。

WT:我确定我谈到的这一件事实际做起来是很困难的,我的意思是,我尽力去尝试让海贼与龙珠不同

AB:确实如此

WT:龙珠给每一个人都留下很深的印象,我认为粉丝在它完结5年后仍然印象深刻,并且它确实也是我最喜爱的漫画之一,我永远不会有机会与它对抗,所以我不得不画出些不同的东西

AB:我理解

WT:这就是我为什么在漫画中着重于冒险元素而不是打斗场面的原因,但我认为AB更苦B,他不得不避开龙珠和海贼这两个漫画

AB:这无疑是一个反复尝试的过程,WT正在画一个大冒险故事,因此我不得不避开它,于是我让鸣人每次都带着使命回到村子里,并且,路飞逐渐聚集了很多伙伴,所以我认为鸣人应该在一开始就有同伴在他身边,通过这样的方式我希望这个漫画从它一开始就与海贼不同了

WT:这让我想起有一次我不得不避开火影里的一些东西,山治的名字一开始应该叫Naruto,但你的连载已经开始了,我知道你将会连载很长一段时间,所以我在最后时刻改掉山治的名字

AB:你是在哪个阶段改掉的,你当时已经想出山治那奇怪的眉毛了?

WT:当然了,他当时已经有了那些旋涡状的眉毛了,因此我才要叫他Naruto(日语里漩涡与Naruto同音)他的眉毛从我的角色草稿开始就是这样了,我很高兴你在我引入山治前就画了火影,否则,这会让你陷入窘境

AB:真有可能

WT:我的意思是如果在之前山治就以Naruto的名字出现怎么办?

AB:我可能会改掉鸣人

WT:甚至他是主要角色?(笑)

AB:我将会叫他(别的与拉面相关的名字)面码或者品竹(笑)但之后我也不得不重新思考鸣人的一些特征

WT:可能对于外国读者来说品竹很难读(笑)尽管我在给路飞巨人枪之前与AB联系过,但你知道的,在疾风传里已经出现过秋道手部变大的场景了

AB:确实如此

WT:这对我来说是很惊讶的一件事,因此当我引入巨人枪这一招时,我让AB知道,就像“嘿,我可能在这里模仿了你的招式哦,对不起“这种感觉

AB:其实这也没什么就是了(笑)

WT:但我们两个的漫画能在同一本杂志上连载真的很感谢AB

AB:对了,另外某个人告诉我火影很像海贼,我知道这有点那啥,但我确实多次感受到WT对我的影响

WT:好吧(笑)

AB:有一次,我不记得具体时间了,但我在私人场合问你画漫画的方法,我想要知道你关于漫画的真实想法

WT:你还能记住我说什么了

AB:他自己都忘了(笑)你说“这真的和要把漫画画的多好没关系,每次你画漫画就是挑战你自己,这才是你应该达到的境界”这句话真的震撼到我了

WT:这就像当你的后背紧靠着墙的时候,也就是你正在用情感作画的时候

AB:是的,我认为说的很对,这就像你的角色对话听起来不会很棒除非你把自己的真情实感融入角色,要不角色也不会拥有某种精神

WT:对的,它将不会传达出任何东西,你必须去努力思考并且带着你的情感去画

——说到角色,你认为AB老师的绘画风格是什么样的呢?

WT:他画的任何东西都很棒,我的意思是,他很尊重动画制作者,这就是为什么他能使他的明暗调是如此的独特(这句可能翻译有误)

AB:是的,我尝试让角色活起来,另一方面,WT则对于颜色梯度变化更在行

WT:我喜欢在漫画中加入任何元素,但路飞的体型和正常人有点不同,所以有时候我不知道要在他身上加什么样子的明暗调

AB:WT的结构感和布局设计是极好的,不管多少角色在一个画面里都没关系,他都能使其像一幅画作一样表现出来,你觉得每个画面都是有意义的,并且推动故事发展,因此使故事变得很有趣

WT:AB很喜欢动画,这就是你为什么能从他的漫画里感受到别的漫画所看不到的效果,他的表达风格令人惊叹,比如在如此巨大的框架下用图画表现出鸣人和其他角色所用的招式一定是个巨大的挑战,但AB从没有使用新方法来画

AB:我真的很喜欢这种效果,并且我也是很挑剔的(笑)

WT:最让我震惊的一幕是敌人中的一个变得透明并潜入水底,你所能看见的只有他的大概轮廓,我认为这真的太棒了,你想起来我说的是什么了吗?

AB:这一定是卡卡西外传的一幕,但我不能回忆起具体细节了

WT:好吧,我也因此受到启发,在海贼里也画了个透明人(笑)

AB:你可真有眼光啊,不过我很高兴听见你这么说就是了

WT:我还必须提到色彩的运用,你真的选用了最好的色彩啊,你在这方面画了很多精力吧?

AB:好吧,其实没有花太多精力,真的(笑)

WT:你用了很多优雅柔和的颜色

AB:是的

WT:我也一直钟爱这些颜色,但自从海贼有了年轻男性读者后,我认为我应该改变原来的风格而去用更多三原色,并且现在,我真的爱上用三原色了,不过转变的过程很痛苦就是了(笑)

AB:既然你提到了这个,我觉得你的色彩搭配真的跃然纸上,不是吗?

WT:对的,这也可能是另一个火影和海贼之间最棒的不同之处吧

AB:你在海贼里运用颜色的方式是如此复杂,以至于我根本做不到,我认为这是你的秘密武器,我看过很多漫画,我从没有见过像你一样运用颜色的方式的,也许这只是你的天赋,但你也有意识的去运用它,太令人震惊了

WT:那我现在要开始画很多彩虹了(笑)

——AB老师,有没有一些东西是您一直努力要在火影这部作品中呈现出来的呢?

AB:嗯,刚才谈到的表达效果是一个例子,还有就是我希望火影中每个人的脚都牢牢地踩在地上

WT:这听起来很理所当然,不过做起来可比看着难多了,你必须去确切了解身体的重心在哪里,就像如果一个人抬起他的肩膀,这会如何影响他臀部的位置变动,诸如此类问题,平衡感是很重要的,这就是为什么当你看鸣人以任何方式站立时都是很稳固的

AB:你对这个也很在行啊

WT:我倾向于使用改变地面倾斜角度的方式来平衡角色站立的问题,海贼有很多体格不同的角色,并且我发现如果把他们画在同一水平面就达不到我想要的效果

AB:我认为我在画巨大尾兽时也用了同样的方式,你不得不把地面画的凸出来点

WT:你是哥斯拉的粉丝,所以你一定在画这些尾兽时很享受吧(笑)

AB:那当然了,不过当我画尾兽时,我的周转时间就变短了,其实我还有很多页要画呢

WT:是啊,当你从巨大的角色的视角出发来画,你将会看到很多小很多的角色,你又要画把他们都画出来

AB:不过我不认为所有人都会像你一样让每页都这么饱满,细节丰富

WT:我不太清楚别人,但我认为画影分身对你来说是件很辛苦的工作

AB:确实很辛苦啊(笑)

WT:这是因为你对这个有强迫症啊,我想说,在作画的过程中总是会很辛苦的,但没有比画出给人留下深刻印象的画更令人满意的事了

AB:问题是你是否有足够的精力完成它(笑)不过看到你直面迎面而来的工作,让我觉得我也要尽全力来画

WT:但是,你也知道的,筹备像火影展这样的展览也变得很困难了,最近这些年每个人都逐渐使用电脑作画,所以不久之后甚至将不会再有原画展出了,我们也许是可以举办这样展览的最后一代了

AB:最后一代了。。。

WT:我们都成化石了

AB:是活化石(笑)

WT:也就是我运气好,还能在没变成化石之前步进入新时代(笑)

——尾田老师,您在火影里最喜欢的角色是谁呢?

WT:可能是小李和凯吧,AB真的很擅长画这些功夫招式啊

AB:我可是看成龙电影长大的,不需要我再多说什么了吧?

WT:当然了,从角色设计的角度来看,再不斩真是太酷了,我觉得火影是从再不斩那里开始火的

AB:那段时期真的很痛苦,我每周都在发高烧,但还必须坚持画(笑)

WT:这是你在画火影时最困难的一段时期吗?

AB:不,我觉得可能是真正要完结的那段时期,最终章(应该是指699或700话)当时正在上色,并且已经决定好了在当时连载的事件和最终章间要插入什么样的事件,所以我需要早点开始着手,必须要按适当的节奏控制剧情的发展(来引出这个插入事件),但离最终章越近,我越觉得留给我来画的余地太小了,正常来讲,我可能只需画完这个故事并引出下一个事件,但我现在却无法这样做了,实话实说,有好几次我觉得我一定玩完了(笑)(这段翻译可能有误)

WT:尽管我觉得剧情上一点也不匆忙,布局和每页的内容看起来都还有很大的描写空间,但我很确定你早就精心策划好了一切,好把剧情引向鸣人和佐助的最后一战,让故事按这样的走向顺利进行也很困难和辛苦吧

AB:是啊,确实如此(笑)

WT:对我来说,海贼以一种愉快幸福的节奏来结束将是一件很有趣的事,但这之前,还将会有一场激烈的战斗,我已经大概想好我该如何来画了,不过你是对的,这确实是很艰难的一件事啊(笑)

——火影结局中最难画的是哪部分呢?

AB:我想是如何准确的描写佐助,在结局之前,我已经让鸣人流露出很多内心的情感,但我完全让佐助隐藏了他内心的情感,我知道我必须要在结尾处让佐助展现出他的情感,但我不是很有把握要怎么才能做到,首先我决定要把这作为鸣人和佐助之间决斗的高潮,这样或多或少都会成为我所料想的结局,但佐助的情感在战斗之中就流露出来了,这并没有按照我所想的那样发展

WT:当你在画你从一开始就想好的东西时,你也许很快就会对此感到厌烦,因此当你想出一些更有趣的点子时,你真的应当改变原先的方案,不要按原先想的来画,但这也许会让读者失望

AB:确实如此,当你灵光一闪时,你应该为你自己来使用这个点子

WT:并且当你这样做时,你必须想出如何发展几周后的剧情,也许会出现像“不是吧,我现在该怎么画啊”这样的情况(笑).

AB:你会尝试为这种做法找一些正当的理由,使其与之前出现的设定不产生矛盾,这就是为什么我认为漫画家很擅长使用各种理由来使其作品达到最好效果的原因

WT:是的,你必须要擅长整合任何事情

——这也许有些操之过急了,不过AB老师对于下一部连载有什么打算吗?

AB:嗯,没有任何事情是板上钉钉的,但我想画关于科幻题材的作品,我很喜欢云,也许是在画天空中的什么东西吧,当WT画出空岛冒险的时候,我真的非常嫉妒呢

WT:你以前曾经说过这事

AB:空岛篇确实很棒啊,我也想画一个像那样的故事,但海贼抢在我之前画了,WT我呵呵你(笑)

WT:你怎么又来了,不是不打算和我竞争的吗(笑)好吧,我希望你至少可以休息一段时间

AB:那么问题来了,当你结束一部连载时,你就会想开始连载另一部作品,当我在休息时,你却继续在连载,这我怎么能忍

WT:别这样说嘛,你想什么时候开新连载都是可以的(笑)我经常和我的一些刚刚结束连载的作者朋友们说尽快再来看看我呗,我不会给你们压力的,15年对于做任何事都是很长的一段时间,你也该好好休息下了

AB:谢谢你这么想着我!

尾田荣一郎×岸本齐史对话 part2

尾田荣一郎×岸本齐史世纪对话-时光虫

——你们二人最初相遇是什么时候呢!?

岸本:什么时候呢……。我觉得是我还是新人的时候、在JUMP的新年会上遇到的吧。

尾田:是这样的么?

岸本:大概是吧(笑)。那个时候我对他的印象就是、超有名的老师了(原文大老师)。

尾田:你特么又在打趣我(苦笑)。

岸本:不是的、因为尾田比我先两年开始连载,我真的觉得出现了一个超级厉害的人啊……。

之后、最初我称呼他“尾田老师”,但是他却说“尾田老师什么的我求你绝对不要这么称呼我”。

尾田:那不是理所当然的么,我们同岁。为什么我非得被你称呼的时候带“老师”啊……。

岸本:虽然我们不是艺人,但是我觉得先进入业界的人都很伟大啦(笑——

尾田:在岸本还是新人的时候我就一直意识到他的存在。画画的非常好,而且觉得从某种方面来说流派也相似呢。

岸本:流派什么的(害羞的笑)。

尾田:你问我为啥会拿着龟仙流的道服。(笑)正因为意识到你的存在,我也是从一开始就摆出了迎战的姿势啊……。

岸本:原来你那时是斗争心啊。(笑)

尾田:因为我们共同站在漫画的立场上,果然还是有胜或者有败啊。但是当真的见到本人后、发现他一个非常温柔的、一个很好的人。忽然让人觉得胜负什么的都无所谓了。我没有办法和这个人竞争啊,不仅让人这么想。

岸本:因为那是我们都非常清楚对方的辛苦吧。

尾田:那真是一件非常让人高兴的事。辛苦的时候,被谁说了什么是最重要的事。能够被相同立场的岸本说“很理解我”,我觉得这真的就是你理解我的感觉。

岸本:因为我是真的明白(笑)。但是,我想我还是比较轻松的一方。因为尾田你一直处在巅峰,所以那份辛苦与痛苦绝非寻常的。如果是我的话估计就会因为压力而胃穿孔了吧。

尾田:我觉得能够把《NARUTO》作为竞争对手、真是太好了。而且最让我觉得最幸运的是,你没有让我取得完胜。实际上不仅周刊连载中没有让我取得完胜,而且比什么都重要的是、果然在全世界还是《NARUTO》更胜一筹。虽然一方面在心里某个地方觉得非常不甘心,但是也真的非常感激。因为这样的存在,世界上再也没有第二个。

岸本:我也是,与其说是以《OP》为目标,不如说我一直想要赢过它。真的,我一直都是这么想的。

以上节选自《火影展—道之书》

——听说NARUTO连载结束时,尾田老师是怎么想的?

WT:终于来了吗,果然还是很寂寞的。虽然事先听说过,但内心还是不希望它完结。

AB:连载结束后,用LINE发信息给尾田桑了哦。因为原本互相之间就有联系,所以没有很特殊的感觉。搞得太夸张又会很害羞。(笑)

——NARUTO连载完结的JUMP2014年50号,OP的扉页中体现NARUTO元素的角色以及四处留下的信息造成了很大的话题。

WT:连载结束时岸本桑的媒体担当之前是我的担当编辑。所以在NARUTO完结的时候,“让我们做点什么吧”悄悄地商量过。也给他出了主意,一直说过这件事。

AB:诶,原来是这样。我一直都不知道。

WT:可结果那位担当编辑什么企划都没带来。(笑)那索性就把NARUTO的素材都画进去,这样想着,全都是当场想出来的。

AB:原来是这样,很不容易吧。

——墙上贴着的菜单的头文字连起来,就是“NARUTO连载辛苦了”的信息呢。

WT:想着弄成一乐拉面店的气氛,那干脆就隐藏些信息吧。要是谁都没发现的话就只告诉岸本桑一个人吧,结果一下就被发现了。(笑)

AB:只是我最初完全没发现,弟弟圣史打电话说:后面的菜单,好好读一下,有信息哦!我一看,真的诶。(笑)

WT:话说回来真亏大家能发现呢,我自以为隐藏得挺好的。

——读者似乎是看到“ルッコラ的色拉”后想到的。

WT:我找了带有RU的食物,可是在小饭店常见的菜单里并不多见。(笑)

AB:那个扉页,路飞吃着拉面,鸣人吃着肉也很不错呢。

WT:能让路飞分享自己的肉可不容易呢。(笑)

AB:而且OP的那一话的标题是SMILE,挺有感觉的。虽然造成了挺大的话题,不过我觉得个中喜悦只有我能了解。

WT:其实本来想着不仅是扉页,在正篇也画给NARUTO的信息的。然而当时正在画克拉松的回忆篇,路飞没有出场。本想着在各种背景中加入NARUTO的标志,在路飞的脸上加上鸣人的胡须的,可是NARUTO的最终回连载时OP的过去篇并没有结束。

AB:这样啊。(笑)看到那扉页的时候,我也想着要是再连载一段时间就好了。

——岸本老师在NARUTO最终回,在成为火影的鸣人额头上画了草帽一伙的标志呢。

WT:那个啊,事先有收到岸本桑的联络。“用孩子涂鸦这个设定,画草帽一伙的标志可以吗”。当然没有任何问题,不过毕竟是最终回,担心NARUTO的粉丝会不会生气。

AB:没问题吧。(笑)我想在那里加入草帽标志的话,绝对会造成话题的。

WT:但是,没想到会把标志加在那么大的一页上。(笑)漫画家之间,因为是在同一本杂志上竞争的缘故,不是被经常认为关系不好吗。但实际上完全没有那回事,私下之间也有联系的呢。

AB:对,实际上大家关系都很好。(笑)

接下来是JUMP上翻过的那段,看完那段再看下面的。

WT:JUMP上能同时有两部战斗能力漫画,全都是岸本桑的功劳呢。

AB:瞧你说的。(苦笑)

WT:同样系统的漫画同时存在会容易导致互相争夺读者,不过岸本桑为了OP和NARUTO不相互重叠而计算好,并且很好地避开了这一点。

以上节选自《风之书》

——至今为止有受其影响的漫画吗?

AB:果然鸟山明老师的影响很大。龙珠自不用说,阿拉蕾我也很喜欢。其他的话,大友克洋老师的AKIRA也让我很着迷过。

WT:第一次看岸本桑的画时,就感到大友老师的色彩很足。

AB:嗯……暴露了吗。(笑)

WT:同为漫画家的话,受到哪个老师的影响,通过画和故事的展开会看出来呢。

AB:我的话,在故事的制作方面或多或少有受到龙珠的影响。有少年杂志风格的,读起来会让人兴奋不已的展开;悟空成长之后生下孩子等等,我个人来说最喜欢这些了。此外,鸟山老师的画,黑白的配比绝妙,很容易看进去。而且不怎么使用网点。这一点实在很酷啊。

WT:现在来看那时的鸟山老师的画也不显得过时,是因为设计的品味很出色。这一点实在很厉害。

——除了漫画家之外,受到过谁的影响吗?

AB:我可能受到过许多动画设计者的影响。

WT:和岸本桑在一起经常会听他说起许多我不知道的动画设计者的名字。NARUTO动画化的时候,岸本桑指明了动画制作者吧?

AB:对。(笑)

WT:能做到这一点的漫画家,除了动画知识很丰富的岸本桑以外可没别人了。

AB:我拜托的制作者,是在法国等海外获奖的人,其实在我还是新人的时候就想着要是NARUTO动画化了一定要拜托他制作了。我个人的喜好也是原因之一,而要是交给在海外活跃的制作者制作或许能让世界各地的人都喜欢上NARUTO。

WT:NARUTO在世界范围的大热,是必然的结果了。

AB:嘛,虽然当时只是想着“要是能成真就好了”。

WT:不过,现在的岸本桑说起来觉得不是不可思议的事,可那时还只是连载2,3年的新人作家呢。一般来说很难想得这么远呢。

——能让这个梦想实现真是很厉害呢。尾田老师受到过影响的人呢?

WT:硬要说的话,既是动画制作者也是漫画家的宫崎骏老师吧。

AB:不过,尾田桑独创性很强呢,感觉没有受到别人很大影响。

WT:因为我是一个很普通的少年,读遍了许多漫画吧。现在回想起来,觉得这点还是挺好的。此外,我出生的年代也很幸运。正好在JUMP黄金期的正中间,在能够享受其中的年龄读到了它们。

AB:对,真的是正中间。故事要这样发展才有趣,才会让人兴奋不已,只有每周购买JUMP,实时地一点一点地追连载,才能切身体会到这些。和买单行本一口气读完的感觉完全不同。

WT:我们这一代人有最享受到JUMP的自负呢。(笑)

——请岸本老师说一下在OP中喜欢的角色和故事吧。

AB:可不是当着尾田桑面才这么说,全部很喜欢。(笑)角色的话,弹簧果实的贝拉米,性格和能力都很有趣。不过最喜欢的果然还是乔巴吧!和希鲁鲁克的相遇啊,以及乔巴出海时降下的樱花之雪,超级感动的不是吗。

WT:被岸本桑这么说,我很感激。

AB:只是,虽然我最喜欢乔巴,但是他很胆小啊,从许多意义上来说比路飞弱小不是嘛。所以,我觉得“真正的BOSS”是乔巴。(笑)

——“真正的BOSS是乔巴”一说,具体是哪里让您这么认为的呢?

AB:嗯……是什么呢。路飞是主人公,是被大家热爱的人物,然而正是由于乔巴的存在,才导致这样的,怎么说呢,我觉得他们之间产生了很强的相乘效果啊。存在感和气氛也有,实际上乔巴在海贼团中占有着重要的位置。虽然很惹人疼爱,不过是个怪物呢。

WT:乔巴这家伙在背地里想着坏脑筋……瞎说,别逗了!(笑)说点小内幕,乔巴是在十分痛苦的环境中长大的。本来是想把它当作显眼的搞笑角色,“用2只脚走路的驯鹿”,像这样定位的。可是路飞、索隆、山治这些之前的5个伙伴的人气太高了,让我找不到乔巴的位置了。要是按照原定的设计来画,就会被别的角色所掩盖,于是把它设计得小巧了许多。

AB:乔巴是这样设计出来的啊。不过,作为我来说,真的很羡慕乔巴呢。

WT:之前你就说过这个呢。(笑)

AB:实际上,我也曾经瞄准过吉祥物角色,设计过小青蛙呢。在单行本和JUMP的封面上悄悄地画过……结果完全没有人气。

WT:(笑)但是,连载过程中,相像之外的事情不是会经常发生嘛。对我来说,乔巴也是其中之一呢。

——和连载开始时的构想往不同的方向发展的情况也很多。

WT:说起来也是当然的嘛。虽说是构想,但毕竟只是20多岁的初出茅庐时候的自己所想的东西呢。现在想出的东西绝对比那时候有趣多了。

AB:对。不论怎么说。

WT:也不会输给过去的自己呢。(笑)

AB:因为有过积累了。

——顺便一问两位画起来很花功夫的地方有吗?

AB:我不是很擅长画女孩子吧。尾田桑什么都能画呢。

WT:什么都画呢。

AB:嘛,我的话画起来难的地方不太多,不过在截稿临近没有时间,需要强行画出来的画,我不太擅长呢。因为没有代入感情,首先仅仅是决定画什么就会很花时间……

WT:确实如此呢。只想画自己想画的东西呢。

AB:因为是喜欢才在画的嘛。

WT:要是觉得我们是因为工作才画漫画的那就大错特错了。

——4月27日发售的JUMP桑,岸本老师的新连载终于要开始了呢。

WT:要画几周?

AB:到底怎样呢……

WT:你是在逗我玩吗?

AB:没有,完全没那回事啦。(笑)

WT:不是这个意思,我是说“毕竟有过连载15年的经历,短期集中连载什么的一定很轻松吧”,周围的人和岸本桑是不是有点太轻视了。现在开始的连载,比相像中的可能要艰难10倍呢。

AB:是这样嘛。

WT:这和我被要求“每周都画”可大有不同。

AB:确实离开了周刊连载一段时间,感觉上可能有些生疏了。

WT:而且,这是NARUTO完结后大家期待的新连载。绝对不能偷懒呢。

AB:是啊。

WT:我觉得最初,休息的空白期会确实地反应出来。

AB:漫画家即使休息1天,要恢复到原来的状态也会很费力呢……

WT:正月休息了下,仅仅几天没有动过手,就会感到手变慢了之类的。

AB:确实如此。(笑)总觉得不能很好地画出来啊,而使用橡皮涂改的次数也会变多。

WT:之前一次就成功的草稿,阿勒……会变成这样呢。说起来很不可思议,工作越忙的时候画得越顺利呢。(笑)人这种生物,投入其中时才是最强的!

——连载中,遇到的最大的危机是什么时候呢?

AB:是得了腰痛症的时候。

WT:那时可真是不得了啊。(笑)

AB:在画和角都战斗的时候,正巧那时候肺的状态也不太好。稍微劳累一些,就会像得了肺炎一样咳嗽。一咳嗽,腰就跟着疼……真的很艰辛,结果,用画铅笔画的状态在JUMP上连载了一段时间。其他的话,有过从楼梯上摔下去的经历……

WT:诶,还有这种事吗?

AB:嗯。距今3年前吧,和家人一起去温泉的时候,发了会儿呆久从石头台阶的最上面一下子……

WT:好危险!

——那是因为正在构思剧情?

AB:不,是单纯的累到了。

WT:不会在楼梯上构思剧情的吧。(笑)

AB:虽然没有受很严重的伤,掉下来的瞬间,还以为要死了呢。(笑)

WT:要是在那里死了的话,一定会成为传说吧。

AB:我才不要这样成为传说呢。(笑)

WT:嗯,我懂。传说可伤不起啊。快要死的时候“我这样死了的话虽然会成为传说,但是我的人生到底算什么呢。”会这样想吧。可不想被后世褒奖呢。

AB:像梵高一样,被后世给予很高评价也无济于事呢。想在现在活着的时候被夸奖。(笑)

以上节选自《雷之书》